【湖南日报】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防范的几个风险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07-29 14:17

陈文胜

党的十九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之首。在当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处于决胜期的关键阶段,必须强化底线思维和忧患意识,高度重视防范农业农村重大风险,把乡村振兴与脱贫攻坚有机融合。

防范粮食安全风险,必须坚守农产品保障底线

农业是永续产业,农产品不可能像工业产品那样快速更新换代。因为中国农产品市场体系、农业发展体系还没有全面建立起来,组织化程度偏低,一旦市场失灵使价格信号发挥不了作用,风险难以估量。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2018年,中国粮食种植面积和粮食产量都出现下降,2018年去库存的进度快于预期,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必须要确保一定的产量和数量为基础,全面加强对农产品的市场保护,而不是放任市场对农民的强势地位。

现有的国家的粮食储备体系主要是主粮的储备,而在新的形势下居民日常消费大多以生鲜农产品为主。农产品滞销事件呈现出逐年增加趋势,由零星分布逐渐演变成区域化滞销,诸多因素中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缺乏生鲜农产品的储备能力。“蒜你狠”“豆你玩”,这样的小品种都能造成农产品市场的震荡就说明了这一点。国家粮食储备需要形成新的战略,突出补齐生鲜农产品储备短板,着力生鲜农产品储备技术重大攻关。

防范食品安全风险,必须坚守农产品质量底线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消费结构出现了高、中、低端的消费分化,农业发展需要加快以数量保障上升到品种和质量保障的大转型。农业生产是利用生物的生命活动进行的生产,是一个特殊产业,对气候、水质、土壤等生态环境的要求很高,那些品质优良、独具地域特色的农产品品牌,是特定地域的产物。一个农产品一旦生产出来,无论加工水平再高,还是营销手段、“互联网+”再好,也无法改变农产品的品质。因此,全面建立优化区域品种结构的“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让那些传统的区域品牌、品种得到保护和发展,让那些低端的劣质的逐渐淘汰。

医学研究表明,现代很多疾病起源于饮食,其中农药污染对农作物和人类的危害更为严重,某些化学性质稳定的农药,在环境中半衰期长,不易分解消失,其毒性可通过食物链浓缩积累。人类投放到环境中的化学制品,有不少对动物和人类有致癌作用。养殖业中激素的滥用,被社会质疑为是导致中国青年低受孕率的直接原因。所以,农产品生产不仅要依靠科技提高产量,更要靠科技提高质量。

防范农民工“失业”风险,必须坚守城镇化底线

由于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引发了农民收入结构的变革,使农民收入在整体上实现了由农业收入为主向非农工资性收入为主的历史性变迁。没有近3亿的农民工置身于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要农民靠一亩三分地就很难如此快速地降低贫困发生率,减贫工作也很难取得今天这样伟大的成就。反之,如果近3亿的农民工一旦失业而无家可归,对整个中国社会发展将带来灾难性的冲击。

根据有关研究预测,中国在2020年、2030年城镇化率将分别达到60%、65%,2050年可能超过70%。城镇化大趋势难以逆转,人口不断向城镇聚集这个大趋势也就必然难以逆转。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到2020年要解决约1亿进城常住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约1亿人口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约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化问题。因此,就不能离开工业化、城镇化来推进乡村振兴,必须将农业农村现代化与工业化、城镇化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推进城乡融合发展。

防范文化与道德风险,必须坚守传统美德底线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孔夫子这个老祖宗不能丢,强调要增强文化自信,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孔子认为,“礼失而求诸野”,意思是在庙堂之上、市井之中很多传统的礼节、道德、文化都被普遍丢失了,反而在乡下还能找到。也就是说,乡村对传统文化道德的保存和守护要强于城市。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根在乡村,而乡村民俗习惯是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其中生祭婚丧节庆是农民的头等大事,不仅关乎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荣誉、面子,更是传承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和乡村社会的精神家园,这是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应充分注意的。城乡只有地域与生活方式之别,但绝无高低优劣之分,执意以工业和城市文化为取向,在移风易俗的名义下去改造甚至取代传统的乡村文化,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可能是灾难性的。因此,移风易俗要以尊重传统文化为前提,对农民那些世世代代传承的民俗习惯需要有最起码的敬畏之心。